Ubuntu server下破解root密码

背景

实验室一台linux服务器的root密码被女票修改了(上Linux实验课时给她用来着,后来非要root密码,结果被她知道了密码后,二话不说就给sudo passwd root了,修改完就忘记了,怎么问都不知道密码是多少了,试了很多可能的密码都是白搭,然后就没然后了),虽然实验室的服务器还可以用普通账号登陆,但是没有root密码就是不方便啊,每次登陆看见有好几个软件可以升级,但你就是没有权限升级,而且没办法安装其他软件,这种感觉很不爽,但忘记了密码也没有办法啊。
在问了好多遍仍然没有结果后,当时就想重装系统,可是这台机器是实验室的DNS服务器、WEB服务器、NTP服务器以及FTP服务器,如果重装,配置很麻烦的说,而且现在有好多门考试,根本没有时间折腾啊。
后来在上网搜索的时候,发现了可以在忘记root密码的情况下修改密码,在折腾了一个上午后,终于成功的将root密码改了回来,成就感倍增啊,在这里说下如何找回root密码。

(更多…)

Read More

从不逛QQ空间说起

摆脱QQ空间

记得在上高二的那一年,我注册了第一个QQ账号,从那时候开始,开始了QQ聊天,整天刷QQ空间的日子,每天中午上完课,都会上上QQ,转载一些“热门”日志,或者每天去签到,有事没事都去发个说说,屁大点事都要在QQ空间上嘚瑟一般,就算没事也要发个逗号上去,就感觉自己每天不发个说说就会消失似得。

上大学的第一年,由于课比较少,当时也没有电脑,也没进实验室学习,在学校上完课了就去图书馆看看杂志,也经常去机房,但去机房不是为了玩游戏,当然更不是学习了,只是因为无聊才去,去机房会看看QQ空间。当时也没从高中的状态摆脱出来,跟原来一样,每天会发一些状态。后来在高二进实验室后,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(更多…)

Read More

项脊轩志

   项脊轩,旧南阁子也。室仅方丈,可容一人居。百年老屋,尘泥渗(shèn)漉(lù),雨泽 下注;每移案,顾视无可置者。又北向,不能得日,日过午已昏。余稍为修葺(qì),使不上漏。前辟四窗,垣墙周庭,以当南日,日影反照,室始洞然。又杂植 兰桂竹木于庭,旧时栏楯(shǔn),亦遂增胜。借书满架,偃仰啸歌,冥然兀坐,万籁有声;而庭堦(阶)寂寂,小鸟时来啄食,人至不去。三五之夜,明月半 墙,桂影斑驳,风移影动,珊珊可爱。
(更多…)

Read More

第 9 页,共 11 页« 最新...234567891011